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科学幻想- 《大管家的慾望-同人》
《大管家的慾望-同人》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 亚洲日本香蕉视频观看视频_日本高清免费一本视频_天天狠天天透天天爱]

地址发布页:


《大管家的慾望-同人》


正文 大管家的慾望 一

   
    内容分类:【淩辱】【同人】

   

    「月娘,对不起」

    「老爷,没关係,你也要注意身体」

    月娘依偎在施立仁的怀里,轻轻的抚摸着相公的身子,欲求未满的身子还满

    布着红晕。

    从嫁入施府三年以来,施府老爷施立仁的身体就一直不好,夫妻间的欢爱时

    间越来越短,次数也越来越少,虽然每夜都在煎熬中度过,但她坚信相公只要调

    理好,依然会成为一个格的男人的。

    简单的清理下身体,月娘起身,一边穿衣一边对着门外道:「谁在外面侍候

    ,老爷的药煎好了吗?」

    「煎好了,在堂下煨着呢」

    彩儿在门外脆声应答。

    「端进来吧」

    门「吱」

    的一声推开,一身翠绿衣衫的彩儿低着头,扶着一只还冒着热气的药罐走了

    进来。

    彩儿年方十八,比月娘小了三岁,本是月娘的陪嫁丫头,按大家族的规矩,

    应该成为施立仁的通房丫头的,但施立仁一则为人规矩,二则本身体质弱,就由

    月娘做了,三个月前将其嫁给了施府的管家栾天虎。

    这彩儿本来瘦小,没想到嫁人后却出落得珠圆玉润起来。

    彩儿行至床前,那施立仁却还光着身子,横躺在床上,由着月娘拧乾了毛巾

    拂拭着身体,他本就瘦弱,肋骨一根根的突起,随着紧促的呼吸鼓动着。

    彩儿将药倒入床旁几上的药碗内,端给月娘,顺手接过毛巾,她对施立仁的

    裸体早已熟悉,嫁与栾天虎前虽未在床上侍候过施立仁,但毕竟是月娘的陪嫁丫

    头,按规矩,月娘与施立仁行房时她便侍候在床前,有时施立仁不举时也要做些

    婢女该做的事,所以也不害羞,自顾将施立仁软软的下体擦拭乾净,一手扶起老

    爷,月娘一边吹着热气,一边将碗递与施立仁,服侍着他喝下。

    那施立仁服了药,又自咳喘了半天,这才由着两女服侍着躺下,一会儿便自

    睡去。

    「彩儿,今天怎幺是你侍候呢?紫娟和钏儿做啥去了?」

    月娘倚着高背靠椅坐下,一手去茶杯,她身子骨也弱,忙累了半天,精神

    很是不济。

    「钏儿妹妹这几天来月事,说腹痛请了一天假,上半夜是紫娟侍候的,彩儿

    也是没事,就过来看看,正好小姐叫人,奴婢也就进来侍候了,紫娟毕竟太小了

    点,怕侍候不到,委屈了小姐」

    彩儿替月娘倒上茶,她与月娘名为僕,实同姐妹,在月娘一力持下风光

    的嫁与了栾天虎,虽然栾天虎也是施府的一名奴才,但做为大管家,栾天虎在施

    府中生伐决断,甚得施立仁与月娘的信赖,地位自不是一般的奴僕所能相比。

    且施立仁体弱多病,月娘又是一女子,内外也就全靠了这位大管家的一力操

    持,因其在家排行老二,在施府中背地也有人称其为二老爷。

    彩儿未做通房丫头,到成了一个有实权的大管家的夫人,隐隐然已是众婢之

    首,心中自是对月娘更加感激。

    「你刚嫁与栾大管家,正是花前月下之时,放着良辰美景不渡,却到我这儿

    来站班,你自己到好说,毕竟我俩姐妹一场,栾大管家那岂不得独守空房了」

    月娘与彩儿情同姐妹,在人后从未拿她当婢女,心情好时也尽开得玩笑,彩

    儿有时也就放肆一些「他这会都睡得像头牛似的」,彩儿嘻嘻一笑,「小姐你别

    看他人前道貌岸然的样子,每天晚上恨不得撕了我似的,有时折腾得我都下不来

    床,今天也是与知府里的师爷喝多了,一来就睡下了,我这才得便来侍候小姐

    的,一会儿还得过去看看他醒了没有」

    「你呀,得了便宜还卖乖」

    月娘伸手去在彩儿的腰间拧了一把,「看你那样子,够滋润的吧」

    「唉,小姐说得也对,天虎的精力实在太旺盛了,我…….」

    彩儿突然想起自家老爷的情形,赶紧闭了嘴,月娘却轻轻歎了口气,道:「

    老爷的身体你也看见了,这几年找了这幺多名医来看,也不见有什幺起色」

    「小姐别急,老爷也没什幺大碍的,只是苦了小姐」

    月娘幽幽的立起身,对彩儿道:「你去叫紫娟进来吧,我沐浴一下,你就别

    在这了,去看下栾大管家,他酒醉,你也该去侍候着」

    「嗯」,彩儿见小姐情绪不高,也不敢多说,躬身退了下去。

    一会儿紫娟领着两个使唤丫头进来,这施府甚是富贵,虽是睡房,却布置得

    颇为奢华,前厅是人临时会客所在,后厅则是真正的睡房,后厅左侧却布置了

    个豪华的洗浴间,平时与睡房间用软帘分隔,有时为了隔音,也用厚重的帘布将

    两间房分隔开来。

    洗浴间正中则是一汪正泛着热气的水池,此时,两个使唤丫头正在往池子中

    撒着红色花瓣,两人都只穿着单薄的亵衣,还未发育开的身体在热水的映衬下泛

    着诱人的红光。

    池边稍远点是一具低矮的竹製睡床,供人临时小憩时使用,池与睡床间摆

    着一张奇怪的摇椅,那摇椅比普通摇椅要宽大些也长些,从摇椅前伸出两只如手

    臂般的狭长又平滑的子,上有一些小洞,洞内穿插着一些彩色的皮绳。

    月娘嫁入施家时这把摇椅就摆在这儿了,她从未见过,也未使用过,悄悄问

    过相公,说是「欢乐椅」

    她也不知道怎幺个欢乐法,只是看着就有一些羞意,也不敢去试,就任由它

    摆在这宽敞的浴室中。

    此时她就站在这架摇椅边,任由紫娟为自己脱下单薄的睡衣。

    那紫娟年不过十六,也才刚发育的样子,此时早就脱光了身子,一对刚喷薄

    而出的乳房坚挺的翘起,下体却还是白虎般光溜溜的,两腿间一条小缝清晰可见

    。

    月娘则早为人妻,虽然相公在房事上甚是稀鬆,但简单的性事仍旧将双十年

    华的她开发得成熟娇艳。

    一把闪着光泽的长髮从脑后滑过圆润的裸肩,遮盖住左边的乳房,右乳则因

    为黑色长髮的衬托显得更加白晰,饱满的乳房上一粒如宝石般美丽的乳头因为尚

    未生育而显得挺翘、美艳。

    她的乳房并不太大,有如一对玉碗扣在胸前,即使弯下腰去也绝不下垂。

    由胸而下,一道完美的曲线呈弧形收窄至腰间,又膨隆而起放大至臀部,一

    色的光滑白晰,两个臀瓣无一丝杂色,完全弯下腰去才能看见臀瓣间隐秘的菊花

    ,周边无一丝杂毛,菊花紧紧的闭缩着,每一片绉折都呈粉中带白的亮色。

    而直起腰时,光滑平坦的小腹中一只如酒涡般圆嫩的脐向下正对着坟起的阴

    埠,阴埠上是澹澹的如倒三角般的黑色阴毛,似修剪过一样伏在会阴上,下面就

    是那浅浅的阴缝,虽然嫁给施立仁已三年,却仍然紧闭着,阴唇也是澹澹的粉红

    色。

    「夫人,你真美」

    紫娟不是第一次服侍月娘沐浴了,但每次一见到她的裸体就不由得发出真诚

    的讚美。

    月娘心情却并不好,甚至有些烦闷,这段时间夫妻间已久未同房,今天相公

    总算雄起了一把,却未能坚持多久,哆嗦了几下就软了下来,而她刚开发的性慾

    却无法得以渲洩,刚喝下的一杯冷茶也未能排解心中的烦闷。

    她用手拧着摇椅上的皮绳,「欢乐椅,我什幺时间才能欢乐起来呢」

    月娘在紫娟的服侍下沐浴暂且不提,却说那彩儿从小姐房中出来,急匆匆往

    家赶。

    在施府后院本是施立仁与月娘单独的花园,因彩儿要就近服侍月娘,栾天虎

    又深得施立仁信任,所以便在园内一侧为其指定了一栋四院,这四院虽不是

    很大,但也甚是气派,院边有一扇侧门,供栾天虎出入前后院,栾天虎一般都在

    园外处理事项,只在天黑后才从这扇侧门进来歇息。

    彩儿赶时,栾天虎已经酒醒坐了起来,正四处茶来喝,他虽然算不上十

    分英俊,也生得五大三粗,光着的上身布满黑毛,有如一头黑熊般,下身只着一

    条亵裤,那话儿虽然还是绵软的却也将一条宽鬆的亵裤高高顶起。

    彩儿赶忙上前为其倒上一杯热茶。

    栾天虎接过茶,偏身坐在桌边太师椅上,道「去夫人那儿啦?」

    「是的,爷」

    彩儿似是害怕栾天虎,这栾天虎在性事上求无度,又喜欢用些特别的调调

    ,使得彩儿又欢喜又害怕。

    二人虽名为夫妻,但在彩儿心中,栾天虎有如天神般的存在,是她的天是她

    的爷是她的子。

    彩儿跪在栾天虎腿边,轻轻捏着他赤裸的大腿,道:「奴儿见爷睡着了,想

    着几天未到小姐那侍候了,就去看了看,没想到爷这幺早就醒了」

    「还有正事要办,爷一会儿要出去一下,你去叫孙家的进来一下」

    「是」

    彩儿起身出去,到旁边厢房内叫起了常年服侍栾天虎的孙嬷嬷。

    这孙嬷嬷三十出头的样子,姿色一般,但却生了个模样俊俏的女儿,虽只十

    五岁,却早被栾天虎破了身子,有时栾天虎弄得彩儿受不住时,也会叫上孙家母

    女一起大被同床,彩儿刚开始甚是牴触,时间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今天那女娃不知怎幺惹恼了栾天虎,被罚到落红院光着身子吊着打了一顿,

    来后就有些发烧,孙家的给彩儿告了假,所以未在身边侍候。

    孙家的随着彩儿进得屋来,她怕栾天虎因女儿的事还在生气,一进来就扑通

    跪了下来,道:「奴婢给爷请安,那小囡子已知错了,求爷念在平时服侍爷还算

    尽心的份上饶了那小妮子吧」

    「她已受了惩处,爷自然不会再责怪与她,你且起来,去落红院叫柳条儿进

    来,给爷带一副乳夹、一条白绫,一根九尾鞭,爷一会出去要用,再叫上两个家

    丁,随爷一道去」

    「是」

    孙家的听不再责怪女儿,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也不敢问,恭敬的磕下头,

    自去传栾天虎的话去了。

    彩儿听要这些东西,知栾天虎又要出去做些风流事,也不敢阻止,只幽幽的

    劝道「爷还是要注意些身子」

    栾天虎却伸手在彩儿胸前摸了一把,道:「爷怎捨得留你一个独守空房,只

    是这事要紧,不得不去,也只是用些手段,并不在意在这些事上头的,你先休息

    ,一会爷来自有你乐的」

    说着起身,彩儿也不敢再说,匆忙了衣服侍候栾天虎穿上。

    就这一会,孙家的已带了柳条儿进来,呈上栾天虎需用之物。

    这柳条儿管着落红院,是家中僕妇犯了事后接受惩处的地方,故家中女人

    都甚是怕她,她也尽有一些手段,折磨得女人们死去活来,甚得栾天虎喜爱。

    栾天虎带上这些物件,与柳条儿穿过侧门进了前院,这前院都是家中上不得

    檯面的僕妇和家丁们的居处,此时天已晚了,大家忙碌了一天早早就睡了下去,

    故甚是冷清。

    栾二边走边对柳条儿道「段天培今天晚上会来给老爷诊视,你想办法把他留

    下,明天爷会问他些事,但要做得密,除了翠儿不要让下头的人知道了」

    「是」

    柳条儿低头应「上次听爷的令陪了姓段的一晚,那家伙三天两头的就想往

    府里跑,奴婢办此时自有办法」

    「嗯」

    栾二点头不再说话。

    到得大门前,早就等候在那的两个家丁见大管家施施然过来,赶忙上前请安

    。

    栾天虎手一摆道:「随我去大牢」,两个家丁躬身在前引路,一会便到了州

    府大牢,两个牢兵早就接到通知,上前打开大门,引导三人进了内牢。

    这内牢是关女眷的地方,本来有两个狱婆管理,此时人也不见,牢门却豁然

    洞开,门前还挂着一串钥匙。

    栾天虎摘下钥匙,吩咐家丁与牢兵在外等候,自己施施然进了内牢。

    这儿是关女眷的地方,相较外牢到乾净些,一间间牢房有如城内的普通老

    姓的家,房中有桌有椅,还有收拾得乾乾净净的床榻,这得益于月娘的怜悯,专

    门捐了数万银子建起的,栾二径直走到最内间的牢房门口,开了门,牢中床上正

    坐着一位女子,低着头把弄着衣角,听见门响,惊惧的抬起头来,一双黑黑的眼

    睛正对上低头挤进房来的栾二,惊声道:「二爷!」

    栾二微微一笑,扯过桌边椅子坐下,道:「你跟刘师爷说想见爷,爷来了,

    你有什幺话说」,那女子似是刚哭过,眼角带泪,却仍然掩不住娇俏的面容。

    她穿着一袭白裙,因爱洁,在这牢房中依然纤尘不染,女子听栾二问话,抬

    头道:「奴家得到消息,夫君已然身故,尚未入土,想请二爷给知府大人通融一

    下,放奴出去,以尽妻道」

    「你又不是不知你所犯的事,我怎好给你通融」

    「那牛三本是城中一地痞,垂涎奴家姿色,欲要强姦奴家,我夫君正好家

    撞见,两相撕打,牛三将我夫君打成重伤,奴家这才用茶壶砸其后脑致其身死,

    奴家本是无意,且牛三欲强姦奴家在先,打伤我夫君在后,现在又导致夫君身故

    ……。」

    说着竟抽泣起来,栾二顺手掏出手绢递了过去,道「你这只是一面之词,官

    府也未採信,况且你夫君已然身故,放你出去你又能怎幺生活呢?」

    说着,接过女子递的手绢,却一把握住那细藕般的小手,慢慢摸弄起来,

    女子轻轻挣扎了一下,奈何远无栾二有力,又知眼前之人是自己唯一能求的人,

    只好作罢,任由栾二戏弄。

    栾二见妇人已经就範,「要爷帮你也可以,不过你需答应爷一事」,「二爷

    请说」

    妇人听有希望,抬起羞红的脸蛋望向栾二「你出去后,爷会安排人替你夫君

    风光大葬,你也可为你夫君守孝七七四十九天,孝期一满,你就得搬到爷给你置

    下的庄园中,成为爷的侍婢,爷自养活你,你也得对爷依顺,不可有任何违

    拗」

    「这」

    妇人听是这般安排,早就羞得红晕满面,刚一迟疑,栾二推开椅子起身就走

    ,妇人知这是最后希望,扑通一声跪下抱住栾二双腿,道「奴本蒲柳之姿,得二

    爷垂怜是奴家的福气,奴怎敢拒绝」

    她本兰心慧质,虽出身于小民之家,却与夫君日夜操持将个家也建得风生水

    起,没想到自己的美色被地痞牛三所窥,打死了夫君,自己还吃了官司,上下打

    点,本就薄的家底也就赔了个精光,如今夫君尸骨未寒,还有个三岁的女儿嗷嗷

    待哺,婆家一脉单传,公婆早已过世,自己孤家寡人,也只有依了栾二求得个安

    身立命之所。

    道:「只要二爷替奴做了,奴就是爷的人了,要生要死皆由爷定夺」

    「好」

    栾二见妇人服了,顺势坐下,道「那就让爷先品品你的身子,也算个定金」

    ,妇人不敢违拗,手足无措的站起,也不知道怎幺做才算让栾二品品身子。

    「脱」

    栾二摇着二郎腿,命令道。

    妇人自知命苦,想着夫君与女儿,一线清泪夺眶而出,不敢迟疑,将素手伸

    至腰间解开裙带,站起身时,任白如莲花的长裙从身上软软落下,一会功夫,身

    上已只有亵衣亵裤。

    栾二继续晃着腿,右手搓弄着颌下细密的鬍鬚,饶有兴致的观赏着妇人慢慢

    蜕下亵衣,露出一对白兔般乳房,妇人用一只手围在胸前,侷促不安的看着栾二

    。

    她一个良家妇女,从未在夫君之外的男人前露出自己的隐私,此时暴露在栾

    二火热的眼神中,身体也如火般被点燃。

    「继续」,栾二无一丝感情的声音传来。

    妇人认命般放下胸前遮羞的手臂,稍稍犹豫了一下,便果断的向下一拉,把

    唯一蔽体的亵裤退至脚踝,此时她已完全暴露在栾二面前,小腹下那丛黑色的阴

    毛正对着栾二不怀好意的双眼。

    栾二伸出手来,轻轻的摸弄着那丛暗黑,突然一用力,已拨下几缕阴毛,妇

    人吃痛,惊呼一声,却见栾二把那缕阴毛放至鼻前嗅了嗅道:「不错,还有一分

    沐浴后的香气,你早就知道爷要办你,所以提前準备好了幺?」

    妇人好洁,每天都尽量洗浴自己的身子,并无讨好之意,但栾二如此说了,

    也只能无可无不可的由着他调笑。

    栾二直起身,退下自己的长裤,指了指自己软软的话儿道,「好好侍奉它」

    ,妇人抬眼去看,只见那话儿未勃起时就已粗如儿臂,比起自己夫君不知粗长了

    多少。

    她从未用口舌侍奉过夫君,但毕竟是过来人,多多少少也懂得一些,知道自

    己今天是退无可退,性放开了身心。

    妇人光着白玉般的身子,跪在栾二跨间,用小手扶着栾二巨大的阳物,轻轻

    摸弄了一下,下定决心似的伸出舌头舔了上去,阳物发出一股特有的腥骚味,惹

    得妇人一阵噁心。

    栾二弯腰捉住妇人的一只淑乳,将那娇嫩的乳头用力一拧,惹得妇人一声娇

    哼,妇人不敢怠慢,张口含住栾二巨大的阳物,那阳物瞬间勃起,竟将妇人的小

    口撑至极限,连口水也无法溢出。

    栾二便将妇人的小口当做性器,缓慢的抽插起来,那阳物越发粗大起来,逼

    得妇人呼吸急促,受插不过,赶忙双手握住栾二的性器,吐将出来,大口大口喘

    息起来。

    栾二也不以为意,示意妇人继续,自头从带来的褡链内取出九尾鞭,啪的

    一声扫在妇人光洁的裸背上。

    他用力不大,妇人也是惊得一缩,赶紧将巨大的阳物吸入口中,努力舔弄起

    来,受迫不过时,便吐将出来,香舌向下到巨大的春袋,吸舔啜弄,竟如多年

    的蕩妇般努力讨好着恩客。

    栾二甚是满意,快感慢慢积聚,他手中的九尾鞭也飞动得越发快速、有力,

    啪啪的皮鞭声与妇人轻声的啜泣声溷在一起,充满了淫蕩的气味。

    栾二忽然站起,顺手将妇人推开,从褡链中出白绫来,将妇人双手扯至身

    后紧紧绑住,抬头将白绫一抛甩至横樑上,用力一拉,已将妇人吊将起来,那妇

    人从未如此,哪受得这般折磨,紧咬双唇,已是泪如雨下。

    栾二又出乳夹夹在妇人乳头上,用力一提,妇人终究忍受不起,痛呼一声

    ,双眼泪汪汪的望向栾二,满眼都是乞求之色。

    栾二也不在意,把妇人双脚弯在自己手臂上,阳物一挺,扑的一声入进了少

    妇的阴中。

    那妇人只觉阴中一阵热痛,有如新婚破瓜之时,头顿时向后一仰,长髮飞摆

    ,发出了长长的痛啊声。

    栾二也不怜香惜玉,尽自疯狂的抽插起来,那妇人阴中本是极乾,只一会,

    淫汁不断溢出,抽插起来也就更加顺畅,妇人渐渐适应了他的巨大,一阵阵快感

    不断袭来,也开始喑瘖哑哑的呻吟起来。

    这一次便是几千抽,妇人已经高潮了数次,那白绫随着栾二的抽插不断晃动

    着。

    栾二一边操干着,一边伸手将妇人的淫汁抹了一把,在她臀儿前摸弄了一会

    ,突然用力将手指插入了妇人的屁眼中。

    妇人那处从未用过,猛然受袭,屁眼便用力夹起,栾二的手指竟不能进得一

    分,她屁眼用力,前面的小穴也就自然夹紧,弄得栾二一哆嗦,不小心就射了出

    来。

    栾二把阳物从女人阴中退出,他虽然才发射,但那阳物仍然生龙活虎般高高

    立起,啵的一声,带出无数惨白的精液,女人小穴没阳物堵塞,一下子阳精阴精

    争相溢出,突突的淋湿了一地。

    栾二用力一搬,女人悬着的身子更向下俯起,小嘴就够在栾二阳物上,女人

    甚是精明,也不管阳物上儘是自己的淫物,赶忙张口含住已渐渐软将下去的阳物

    ,使劲啜吸起来,只一会,栾二的巨大阳物便又在女人口中坚硬起来。

    栾二一手用力搓弄着女人肥大的臀部,一手了只瓶子,将里面液体弄湿了

    手指,用力一挤,肥大粗壮的手指就挤入了女人臀缝中夹紧的屁眼中。

    女人一边全力啜吸,口水泪水喷薄而出,她知道栾二手段,也不敢再用力夹

    紧,任命似的任由栾二手指将自己的屁眼扩撑到最大。

    栾二移到妇人身后,如给小孩把尿般抱住女人,把阳物对準妇人屁眼,用力

    一捅,可怜那妇人此处从未用过,哪奈得如此手段,只觉屁眼如撕裂般痛楚,但

    她识得了栾二手段,也不敢缩紧屁眼,反而尽量放鬆身心,任由栾二巨大的阳物

    慢慢挤入那未曾开垦的禁地。

    栾二在妇人身后捅弄半天,终究奈不住那羊肠小道的窄紧,就在妇人的屁眼

    内再次发射了,经过这幺久的操弄,栾二也是气喘吁吁,他也不把妇人放下,重

    新坐女人面前的椅子上,用手抬起女人的下巴,女人已是涕泪横流,一头青丝

    零乱的搭在脸侧,更增妩媚感:「爷请放了奴儿吧,奴儿受不了啦」

    「呵呵,就这幺一会就受不了啦?爷且问你几件事,问完后就放了你」

    「爷请说」

    「你本姓施?」

    「是,奴未嫁时的确姓施」

    「那我家老爷与你是什幺关係?」

    「爷的话,奴虽姓施,与施老爷并无什幺紧密关係,算起来只是一族之人

    」

    「呵呵,你可知道,你的爷爷其实也并非无名之辈?」

    「奴儿那时还很小,只记得当时家境还不错,后来爷爷去世,家道就败落了

    」

    「嗯,你那时的确还小,可能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你也不用去记起,爷以

    后自会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奴儿听爷吩咐」

    那妇人吊了这幺长时间,已是手酸臂麻,只求快点得到解脱,「求爷放了奴

    儿,奴儿实在是受不住了」

    栾二立起身来,在妇人的椒乳上摸了一把,「你本名叫什幺?」

    「奴儿本名施云卿,求爷放了奴儿吧」

    「好」

    栾二将妇人解下,一把搂入怀中,双手在其身上游移着「爷走后,你收拾下

    就可离去,没人会拦你,爷会派人去你家帮你操持丧事,待你孝满,自会有人将

    你和你女儿送到一个特定地方,」

    他顿了顿,道「你听爷的,爷保你衣食无忧,不听爷的,爷的手段自会让你

    生不如死,还有你的女儿,哼哼,听到了吗?」

    「是」

    女人赶忙从栾二身上下来,光着洁白的身子在栾二面前跪伏下去。

    栾二不再留恋,站起来逕自离开牢房,留下妇人低垂着头暗自啜泣。

    栾二从大牢中出来,带着两个随从到施府住处,那彩儿也不敢睡,打发了

    孙家的去照顾女儿,想着栾二去了哪儿,想着小姐此时在做什幺,就这样胡思

    乱想着,门吱的一声,栾二已来了。

    彩儿赶忙起身迎了上去娇声道:「爷来了,要準备些宵夜幺」,栾二端起

    桌上的凉茶,一口喝下,道:「夜深了,你也早点睡吧,就不用再忙了」

    「是」

    彩儿赶忙过去,服侍着疲累的栾二上床睡下。

    那栾二经过一番操劳,很快就沈沈睡去…… ..

正文 大管家的慾望 二

   

   
    26年6月23日

    栾二一早起来,就匆匆忙忙出了内院。

    按规矩,他非奉召是不能进这内眷居住的内院的,夫人月娘和老爷虽然信任

    他,但他却还是不肯越雷池一步,所以每天都很早起来到前院去巡视。

    这个时间,内院还是静悄悄的,外院却早已热闹起来,家人和僕妇们在偌大

    的院落中穿梭忙碌着,栾二背着手慢慢踱过水廊,向右进了自己原来办公的地方

    。

   

    老爷因身体原因,大部分的事都已交给了栾二,栾二每天把具体事务处理后

    只用把一些紧要的事写成节略交由内院的丫头呈与施老爷检视即可,而施立仁对

    栾二也是非常信任,几乎所有事均首肯他的安排,一来二往,施府中的人也就几

    乎把栾二当成老爷般的人物了。

    栾二进了办公处所,叫人招来自己的心腹沈虎。

    那沈虎在栾二面前一点虎气也无,恭恭敬敬的立在栾二面前,栾二翘着二郎

    腿,把桌上的一袋银币交于沈虎,道:「你还记得那个牛二吧」

    「是」

    沈虎躬了躬身,在栾二面前他一句不敢多言,这是栾二订下的规矩,栾二救

    过沈虎的命,沈虎自然是忠心信服。

    「你去打死牛二的那家人家,女人我已放出来了,你去帮她维持下孝场,也

    看着些,不要让牛家的人再来闹」

    「是」

    「如有人问起,你就说女人是施家的本家,有困难,老爷叫你去帮忙的」

    「是」

    「待她孝服满后,我自会派人来交待你下面的事」

    「是」

    「去吧」

    看着沈虎转身离去的背影,栾二很满意这个心腹,从不多话,忠心办事,嗯

    ,待这些事了了,自己得给他指一房媳妇了。

    栾二背着手出来,信步向落红堂走去。

    落红堂是施府内对受惩罚的下人行刑的地方,所以一般人都避而远之,栾二

    安排自己的心腹柳心儿掌管落红堂,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把落红堂当成了自己办一

    些秘密事的地点。

   

    此时的落红堂内,总管柳条儿全身赤裸的被绑缚在台上,一个矮小的男人正

    拿着一只毛笔在柳条儿身上轻轻的划拉着,每到敏感处,柳条儿就发出一阵轻声

    的呢喃,毛笔向下,轻轻扫过红肿的阴唇,惹得柳条儿全身用力弓起,口中更是

    大声呻吟起来。

    柳条儿的贴身丫鬟翠儿也是全身一丝不挂,此时正跪在男人的腿间,仰着头

    啜吸着男人半软的阳物。

    栾二来到门前张眼向内一望,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便推门走了进来。

    男人见是栾二,赶忙立起,伸手去找遮蔽的衣物。

    翠儿裸着身子对栾二磕了个头,了件长袍给那男人披上,这男人此时才从

    早先的慌张中冷静了下来。

    「舒服吗」

    栾二自顾了张椅子坐下。

    「谢谢二爷」

    男人不是施府的人,虽然骨子里害怕栾二,但还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将

    长袍一裹,遮盖住重要的地方,也在栾二对面了把长椅坐了下来。

    只有柳条儿还绑在木台上,动弹不得。

    「爷答应过你的,事成后柳条儿」

    他看了翠儿一眼,「和翠儿一併下嫁与你,还有你们家原来的田产我也将双

    倍奉还,怎幺」

    他后面的话语变得严厉起来:「你就敢现在就来偷腥了?」

    「二爷」

    男人一笑,「小人是奉月夫人的招昨晚进来给老爷看病的,因为时间太晚,

    月夫人就留下小人在外院住宿了,至于此时为何在落红院,嘿嘿,实在是在下太

    过想念柳条儿,想着二爷早就许了小人的愿,就斗胆自个儿来了她」

  
    ..

    「嗯,小别胜新婚嘛,爷也不想干涉你俩,但爷的事你可别忘记了,呵呵,

    有一点纰漏,你知道爷的手段的」

    「是」

    「昨天晚上夫人召你进去,老爷身体如何?」

    「爷,小人家九世行医,施老爷这病实是胎中带来的先天之疾,」

    他说着看了翠儿一眼,栾二哈哈一笑道:「翠儿无妨,你儘管说来」

    「是」

    段天培吞了口口水,「小人一家是常给老爷看病的,他这病慢慢调理本无大

    碍,但也就这样将就着,要想大好也是万万不能」

    「嗯」

    栾二边听边点头「现在小人改了方子,想来老爷的病会慢慢好转起来的」

    段天培说到此时,脸上竟浮起一丝浅浅的微笑,但那丝微笑中竟说不出的阴

    毒。

    「能好就好,只要按爷的吩咐,治好了老爷,爷许给你的自会到你面前,现

    在嘛,翠儿就先送你出去,酬金加倍,翠儿也可先不必早,就在你的诊堂中盘

    桓数日吧」

    「是」

    赤裸着身子立在边上侍候的翠儿躬身道。

    「那小的就告退了」

    段天培立起身来,顺势在服侍他穿衣的翠儿脸上摸了一把。

    段天培和翠儿走后,栾二过去解开了柳条儿身上的束缚,柳条儿顺势抱住他

    的脖子,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粘在栾二的身上。

    栾二在她大白屁股上拍了拍,道:「委屈你了」

    柳条儿依偎在他身上,嘟着嘴道:「奴家到不委屈,只是爷真要遂了那姓段

    的愿,把奴和翠儿嫁与她幺」

    「爷怎幺捨得」

    栾二双手在她身上摸着,慢慢伸进了她的档间。

    柳条儿赶忙起身,「爷别,那姓段的刚用过奴的身子,奴的身子髒」

    「你哪里髒了」,栾二自顾着柳条儿下身密处摸捏着「你是为爷的大事献

    身,爷一辈子都不会嫌你髒的」

    话虽这样说,随着栾二的摸捏,柳条儿下身密处已流出一道浓浓的精液,正

    是段天培刚在她身上发洩出来的,将栾二的手指染得滑不溜手,令栾二也是一阵

    噁心。

    柳条儿跪在栾二面前,将他手指含在口中啜吸着,再慢慢舔尽,一边用内衣

    为栾二揩拭,一边道:「爷,事成后準备怎幺打发这姓段的呢?」

    「此人是爷局中的重要一步,稍不得还要委屈下翠儿的」

    「奴和翠儿都是爷的人,爷想怎样就怎样,怎能说委屈呢」

    「爷来是有件事交待」,栾二把柳条儿搂在怀中,用手轻轻揉着她光滑的长

    发「昨天爷把孙家那个小妮子发落到你这儿来了」

    「是」

    柳条儿见问正事,赶忙从栾二怀中下来跪在栾二面前「是爷发落来的,奴儿

    也不敢问何事,想在爷平时对这小妮子的好,就轻轻赏了几鞭子」

   

    「嗯,爷知道,你做得不错,但这只是前戏,今天下午你要把孙家母女都弄

    过来,就说爷的东西丢了,发落在她们身上,不用太过,让她们有个理由在落红

    堂呆上几天就行」

    「爷不要她们服侍了幺」

    「要的」

    栾二的眼睛高前幽幽望去「只是这几天我的院中不要人服侍,知道幺?你这

    几天非奉召也不要进内院」

    「是,奴儿明白」

    栾二长身而起,道:「爷这几天有大事要办,不能在你这多留了,待事毕,

    爷一定好好奖赏与你」

    说完大步而去,留下柳条儿呆呆的凝视着他的背影。

    夜已深,施府又沈寂于漫长的幽静中。

    月娘沐浴后,披了件细纱,带着贴身丫鬟紫娟漫步在内院幽静的小道中,月

    光从疏密的树叶中淌下,组成斑驳的光影。

    她喜欢散步,特别是嫁给施立仁后,漫长的黑夜就如她的梦魇般让她恐惧。

    内院中很安静,紫娟也很安静,平时这个小姑娘早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了

    。

    「紫娟,今天怎幺这幺安静呀」

    月娘过头来调侃道,「夫人」

    紫娟低着头,她前进一步牵住月娘手小手,带着她向右转,「我们走这边吧

    ,那边奴婢感觉害怕」,「害怕?」

    月娘抿嘴一笑「你这小妮子也有害怕的地方,再说那边我们也经常去呀」

    话虽这样说,月娘还是顺着紫娟的牵引向右边小道上走去,这边也不错,过

    去就是一个小湖,湖边星星点点的布着几个有头面的丫鬟们的住所,哦,在湖的

    对面,穿过横跨小湖的九曲桥,就是彩儿的住所了,对了,彩儿睡了吗?自从把

    她许给栾大管家后,自己到从没去她那儿看过,是不是该过去找找彩儿陪自己聊

    聊呢,这个紫娟毕竟小了些,还是彩儿与自己得来,可惜这幺早把她嫁了。

    这个栾大管家也不错,生得高大威猛,做事却这幺细緻,老爷身体不好,这

    个家也多亏了他忙前忙后的,把彩儿嫁给他也算对得住他了。

    月娘就这幺一路想着,顺着心思就过了湖,慢慢靠近了彩儿的居所。

    「唉呀,夫人」

    紫娟此时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怎幺了?紫娟」

    月娘急忙过头来扶住突然变得委顿的紫娟,紫娟捂着肚子,呻吟着道「夫

    人,奴婢突然内急」

    「哦,我到是什幺事呢,前面就是你彩儿姐姐的住处,你去那儿借个厕所吧

    」

    「那怎幺好意思呀,大管家想来也在,奴婢可有点怕她,就让奴婢就近找个

    地方方便一下吧,夫人您先往前走走,奴婢一会就赶过来」

    「也好,那我住前走走,你随后找过来吧」

    「是」

    紫娟匆匆点点头,提着裙子就往林子深处跑去。

    她哪里是内急,边跑脑中闪现的都是栾大管家下午找到她是的那番话「你失

    散的娘我已给你找到,你按照我先前的吩咐把事办好了,过几天你们娘俩就可以

    团聚了……。」

    大管家要做什幺呢,要自己把夫人往这儿引,还要自己避?月娘哪知道这

    些,她对这一带很是熟悉,虽然月光已经很薄了,但她依然从容的穿梭在掩映在

    树丛中的道路上,不一会儿便接近了彩儿的住所。

    彩儿居住的地方类似于一所四院,因在内院,前进并无大门,所以月娘也

    就长驱直入了,过了前进是一个照壁,绕过照壁,左厢是孙家母女的居所,此时

    一片漆黑,显是早就睡去,右厢是厨房等杂房,现在也是一片沈静,只有当中的

    人房此时灯火通明,月娘自彩儿结婚搬过来后,就没来过这,此时看见正面房

    中有灯,知道彩儿未睡,心中自是高兴,也不想惊动她,慢慢踱到门前,正欲推

    门而入,却听里面传来一声悠扬的呻吟声,正是彩儿的声音。

   
    月娘一愣,脸腾的一下红了,正想退出,却听里面传来栾二的声音「彩儿,

    你今天怎幺没有去夫人那儿」,听到谈到自己,月娘稍稍停了下脚步,「奴儿还

    不是想你」

    「奴儿?!」

    月娘一惊,彩儿是栾二明媒正娶的正房,怎幺却自称奴儿,难道栾二对彩儿

    不好,刚才听到的呻吟声是栾二在欺压彩儿幺,可听那声音,分明是一种极度的

    满足啊。

    月娘停下脚步,心中好奇心大起,又关心彩儿,也未多想,悄悄踱到窗前,

    沾了口水捅开纸□的窗纸向内望去。

    此时的栾二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中,而彩儿却一丝不挂的骑跨在栾二身

    上上下耸动着,月娘一眼望去,只见一支粗如儿臂的阳物正插入在彩儿阴中,随

    着彩儿上下耸动一进一出,只带得两片充血红肿的阴唇翻进翻出,带得一片片浓

    白的汁液洒得满地都是。

    月娘见到此情景,更是惊得差点呼出声来,自从嫁给施立仁以来,自以为所

    有的男人阳物皆如夫君般精细,此时一见栾二那物事,比夫君不知道粗大了多少

    倍,而彩儿一声叠一声的呻吟更是不绝于耳,让月娘既脸红,又不愿就此离去。

    看了一小会,月娘已是身软,只觉一股暖流从腿间流出,更是目眩神密,只

    得用手轻轻撑在旁边的立柱上。

    那栾二似是对彩儿的耸动不耐烦了,忽的将彩儿托起,双手挽住彩儿双腿站

    立起来,竟然就这样抱着彩儿一边耸动一边在房中走动起来,彩儿的呻吟声便更

    加浓密起来。

    耸动了一会,栾二竟然向窗前走来,此时的彩儿如八爪鱼般紧紧抱着栾二,

    任他的巨大疯狂的出入自己体内,而窗外的月娘更是睁大了双眼,紧紧盯着二人

    交之处,只觉得全身如万千蚂蚁叮咬般难受,直想大声呼喊出来。

    栾二在窗前耸动了一会后,将彩儿放下,令她如狗儿般趴下,自己从后面再

    次兇猛的进入了彩儿身体,彩儿头向后一仰,终于发出一声快乐的吶喊,那吶喊

    如咆哮般悠长,带着满满的满足。

    月娘也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走出去的,她就这样跌跌撞撞的游蕩在湖边的小路

    上,也忘记紫娟到底去了哪儿,只觉全身火烧般的发烫,下体、乳头麻痒难耐,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活春宫,也是第一次看见另一个男人的身体,那身体是如此的

    雄壮,让她有一种需要被征服的感觉。

    月娘就这样一个人到了居室,此时施立仁服了药已沈沈睡去,服侍在边上

    的丫鬟赶忙前来侍候,轻声道「夫人来了,老爷已经睡下了,咦,紫娟呢」,

    月娘这才想起这幺久也没见到紫娟,也不知那小妮子跑哪去了,她此时也懒得再

    理这些事,轻声道「紫娟我打发她去做事了,水热上了吗?我累了,再沐浴一下

    就睡了」

    「是,水一直热着的,奴婢这就服侍您沐浴」,「不用了,我一个人静静,

    你就在这看着点老爷吧」

    「是」

    月娘独自一个进了浴室,浴池中的水还在枭枭的冒着热气,氤氲的泛起一片

    水气,月娘自个儿脱光身子泡进池水中,暖暖的热水轻拂着她光洁的身体,她把

    头向后仰起,闭上双睑,她想静一静却满脑一时是栾二那威猛的身体,一时是栾

    二与彩儿的结部,一时是栾二那粗长的阳物,她的纤纤小手不自禁的抚摸上自

    己的椒乳,摸上光嫩的乳头,另一只手伸向腿间,在那儿揉弄起来,口中也不自

    觉的呻吟起来。

    又是一个有月的夜晚。

    月娘独自一人漫步在林荫小道中。

    她没有带丫鬟,因为她要去一个不想让她们知道的地方。

    栾二房中依然灯火通明。

    栾二正在沐浴。

    偌大的桶中,栾二面对房门裸身坐着,只穿着小衣的彩儿在栾二后面为他擦

    拭身体。

    当栾二立起身时,他的阳物虽然软垂着,却依然粗如儿臂,就那样对着躲在

    窗外的月娘。

    月娘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让她神往的地方,她已经连续几天躲在窗外偷窥了,

    栾二总是用不同的姿势进入彩儿的身体,而每次进入都会引来彩儿娇弱的喘呤,

    每次拨出,都会飞溅浓稠的汁液。

    此时栾二似乎说了声什幺,彩儿脱光了身上最后的束缚,跨步进了大桶内,

    跪在栾二面前。

    此时从月娘的角度,只能看见彩儿半头黑髮,却见她双手捧起栾二软垂的阳

    物,伸舌舔了舔,便整个儿的含了进去。

    月娘惊讶的睁大双眼。

    她不是没看过彩儿口交,那是在自己的床上,她是一个好洁的人,对口交一

    直怀着一种不洁感,所以施立仁不举时,总是彩儿用口吮吸才能让他有那幺一点

    勃起,可施立仁的牙籤般的阳物岂能与眼前这粗大的阳物相比较,月娘实在是惊

    讶彩儿的小口怎幺能包得住,可惜从她的角度无法看清彩儿的模样,到是栾二本

    来软垂的阳物忽然醒来般如毒龙般硬挺起来。

   
    栾二似乎是刻意表演般竟然侧过身子,这样,月娘从窗外便能清晰的看见栾

    二巨大的阳物在彩儿小口中肆意的进出了。

    月娘含弄了一会后又吐出来,转而低头去舔栾二的两颗如鹅蛋般大小的卵子

    ,小手也不停的搓弄着栾二的阳物,栾二似乎很享受的坐在了桶沿上,一会又把

    双腿抬起,彩儿很配的伸出香舌,转向了栾二的菊花。

    窗外的月娘瞪大了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一会,栾二放下双腿,轻轻

    托起彩儿的身子,把头深深的埋入彩儿的跨间,彩儿愉悦的欢歌声很快就响彻夜

    空,月娘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股间喷射而出,浸湿了她的亵裤,她已不敢再逗留,

    留下一滩淫水悄悄的潜了出去。

    而栾二,此时却意味深长的望向她留下的小小的窗洞。

    又一个夜晚,月娘卧房中,房中的红烛爆着清脆的烛花,施立仁光着身子仰

    躺在床上,同样赤裸的月娘依偎在他怀里,小手轻轻的摆弄着施立仁如蚯蚓般的

    阳物,在她不断的搓弄下,那软小的阳物渐渐有了些生气,月娘其实过去从来不

    愿用手碰触施立仁那儿的,但自从看见彩儿为栾二口交的场景后,她紧闭的心房

    也似乎有了某些鬆动,但口交却一直拒绝着。

    彩儿嫁给栾二后,在床前服侍的就转移给了相对大些的紫娟了,此时她一丝

    不挂的立在床前,手中端着一个小托盘,托盘中放着一些药物和丝绢以备施立仁

    随时取用。

    在月娘的示意下,紫娟把托盘放在边上的茶几上也爬上了床,她跪伏在施立

    仁腿间,捧起他那半软不硬的阳物,用香舌在马眼上舔拭了几下,然后整个儿的

    含了进去。

    施立仁的阳物不大,所以即使紫娟的小口也很轻鬆的吞了下去。

    月娘从前是不看的,今天她却目不转睛的盯着紫娟那灵动的香舌,她不知道

    的是,紫娟虽还是处女,她的口技却早就被栾二训练的炉火纯青,只一小会儿施

    立仁的阳物就挺立了起来,看上去似乎要比过去还要粗壮些。

    施立仁挣扎着爬起来,月娘却羞涩的伸出柔夷在施立仁胸腔上点了一下,施

    立仁便无力的倒了下去,月娘娇羞的跨上施立仁的身体,这个体位月娘与施立仁

    从未试过,但自从她看见彩儿与栾二的性交后,知道这种体位男人可以节省很多

    气力,想着自家相公单薄的身体,就强按着羞涩的心理採取了这种动的体位。

    当月娘发出一缕满足的呻吟声将施立仁的阳物纳入体内时,立在边上的紫娟

    却不经意的向边上闪了闪。

    此时,在卧边上的房间中,栾二正通过一个小孔目不转睛的盯着床上的一

    切。

    从他的视线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月娘的交部位,那儿,施立仁短小的阳

    具正插入在一片粉红的水洞中。

    月娘已婚三年了,可阴部竟然有如处女般娇嫩,这一半原因是夫妻双方同房

    时间过少,另一半也是月娘天生的媚体所致。


    此时的月娘正尽情的在施立仁身体上起伏着,她第一次使用这个体位,感觉

    有些吃力,但下体的快感却一波波袭来,慢慢汇聚着,就在要达到最高潮时,施

    立仁却突然软了下来,月娘忽然就感觉那火热的阳物一下子褪去了温度,整个下

    体忽然就空落落的,而身体的无力感、空虚感佔满了整个胸腔。

    她伏在施立仁瘦弱的身躯上,感受到他那突起的肋骨压痛了她饱满的乳房,

    当软垂的阳物最终从她体内滑出时,她只能用手按住自己的小嘴,堵住不满的娇

    啼。

    栾二从孔中看着这一切,看着月娘不安的摩擦着双腿,满意的退了出去。

    栾二一路快速的走了去,他满脸带着阴沈的笑容,在施家忍辱负重这幺多

    年了,他的计划就要实现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